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斩妖台

真诚、友善 、和谐、正直、山清水秀、柳暗花明

 
 
 

日志

 
 

苏州拆迁人员被杀案村民:多次报警未见警方出现——谁在背后成为事件的推崇者?谁又成为被逼无奈的杀人者?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期待公平公正的结果!!  

2013-12-06 08:05: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州拆迁人员被杀案村民:多次报警未见警方出现
范家的房子。

12月3日,苏州市虎丘区通安镇严山村,村民范木根持刀刺向两名拆迁公司的人员,致后者死亡。昨天,苏州警方通报了案情。目前,警方已刑拘范木根等7人,范木根涉嫌故意伤害罪,6名拆迁人员涉嫌寻衅滋事罪。

通报

拆迁者打人激化事态两人死亡七人被拘

12月3日,苏州市通安镇严山村,村民范木根持刀刺向两名拆迁公司的人员,致后者死亡。据昨天苏州警方在官方微博上的通报,该案案情已初步查明。

通报称,12月3日10时许,某拆迁安置有限公司工作人员陆某、卞某等5人至潇湘路西侧、吕梁山路南侧范某家,欲商谈房屋拆迁事宜。范某及妻子顾某拒绝与他们商谈,双方隔门窗进行争吵。卞某电话联系公司负责人柳某。同时,范某也电话联系其儿子范某某要求带人将其接走。范某某遂带亲属8人赶至现场。范某一方欲离开时,遭到卞某等人的阻挠、拦截,双方在路边发生争执、拉扯。

10时35分许,虎丘公安分局接到“110”报警后,立即派员赶赴现场,4名处警人员将双方隔开,经劝说,双方同意到派出所处理。此时,公司负责人柳某带胡某、吴某身藏伸缩棍赶至现场,双方发生扭打。其间,柳某等使用伸缩棍对范某及其妻子顾某、儿子范某某等实施殴打。同时,范某掏出身藏的尖刀刺中胡某胸口,又追上柳某连刺两刀。胡某被送至医院时已经死亡,柳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通报称,12月4日,范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依法刑事拘留,另一方除死者柳某、胡某外的6人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依法刑事拘留,有关案件侦查的进展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拆迁

十年协商没有结果范家玻璃两度被砸

严山村是苏州西郊的一个村庄。范木根原属严山村7组,64岁的他是房主。这是一栋普通的两层拱顶农村住宅,建于1996年,门前是菜地,后院是羊圈。范木根夫妇养羊、种地为生,两个儿子在外面打工。

范家是一栋孤立的房子,方圆200米内没有其他民宅。范木根的儿子范永海说,2003年前后,严山村开始动迁,周边村民达成拆迁协议后陆续搬走,范家因没谈妥,迟迟没有搬迁。

12月3日的血案,范木根的妻子顾盘珍是亲历者。顾盘珍回忆,3日上午10时许,5名拆迁人员来到范家,用脚踢范家木门,当时范木根正在屋里洗澡。对方在门外说:“终于把你堵在家里了。”

担心出事,范木根报了警,并打电话给大儿子范永海,让他带人前来护送离开。11时左右,范永海和亲戚邓华(化名)等人赶到。

范永海告诉记者,5名拆迁人员他以前见过。半个多月前,也是这5人来到范家,请他们去镇上的动迁办协商拆迁。范永海说,父亲不在家,他和妻子一道去赴约,双方未谈拢。第二天早上,顾盘珍回家查看,发现二楼窗玻璃被砸碎了。

“这是第二次砸玻璃。”顾盘珍说。她回忆,第一次是在10月底。那天白天,拆迁公司的人上门谈拆迁,没谈拢。当晚,老两口在家睡觉,被砸窗户的声音惊醒,他们看到,屋外有人影。从此,范家夜里不敢留人。

范永海说,第一次砸玻璃后,范木根“躲”到了北京。出发之前,范木根把家里的100只羊卖了80只。第二次砸玻璃之后,11月28日的早上,范家屋后的羊圈少了2只羊。

两次砸窗一次丢羊,范家都报了警。“我们怀疑这些事都是拆迁公司的人干的。他们(警方)说你们没有证据。”范永海说,父亲是退伍军人,遇事脾气暴。“我对他们讲,这样搞我爸回来会出事的。”

丢羊之后,范木根于12月2日回到苏州。顾盘珍说,当天老两口睡在老宅,未料第二天即遇上拆迁人员。

冲突

拆迁人员持棍殴打村民拔刀捅死两人

范永海赶到后,一开始在马路边观望。5名拆迁人员中的一人从门口走过来,和他轻松攀谈。范永海说,谈不拢,没必要谈。担心父亲安危,他劝父亲下楼。不久,范木根把门打开,两手端着一只茶杯走出来。

目击者邓华说,范木根走出门后,两名拆迁人员立即贴上去,架起他胳膊往外拽。范永海上前想拉开父亲,被一个大个子抱起扔到一旁。拆迁人员推推搡搡,将范木根带到马路边。

推搡期间,一辆警车赶到,4名辅警下车,试图劝开双方。邓华说,劝说并不成功,没多久,一辆面包车飞驰而来,车里钻出3人。

范永海回忆,新来的3个人手里都拿着伸缩铁棍。“话都没说,上来就打。”范永海说,他左眼附近挨了一闷棍,倒在马路边,头脑发晕。

顾盘珍则一直跟在范木根身旁,想拉开丈夫,但他被拆迁公司的人团团围住殴打。打斗期间,一群人下到路边的坑洼处。顾盘珍回忆,看到有人拿一根铁棍打向丈夫的头,她下意识用右手一挡,立即一股剧痛。事后经医院诊断,顾盘珍的右手小臂骨折,CT片显示整根骨头断裂。

关于杀人过程,邓华表示,由于现场混乱,他们没看清范木根拔刀伤人的过程。据警方通报,双方发生扭打期间,拆迁公司负责人柳某等使用伸缩棍对范某及其妻子顾某、儿子范某某等实施殴打。范木根掏出身藏的尖刀刺中胡某胸口,又追上柳某连刺两刀。

据邓华讲,当时有一辆警车呼啸而来,打斗很快结束。两名被刺伤人员被送往医院。据记者了解,其中一人叫“胡玉龙”,24岁,一刀刺中心脏,送到医院时已经死亡;另一人叫“柳明”,今年40岁,身体正面和背后各中一刀,经抢救无效死亡。

范木根使用的凶器是一把宰羊的尖刀。顾盘珍称,是她几天前买的。事发前一天,范木根在后院里还用它宰杀了一头山羊。

据顾盘珍讲,这把刀本放在房间角落里的凳子上。出门前,范木根把刀藏在了衣服下防身。

律师转述

不敢回家村民写过遗书

昨天,范永海出具的刑事拘留通知书显示,范木根涉嫌故意伤害罪,于12月4日凌晨被刑拘。

前天傍晚,北京律师刘晓原作为辩护律师在看守所会见了范木根。会见照片显示,范木根头上缠着纱布。

据刘晓原转述,范木根说,冲突前,他先是拨打虎丘公安分局科技城派出所报警电话,打了多次不见有警察出警,他改打市公安局110电话报警。没想到的是,第一次到达现场的是4个辅警。“如果是正式警察,应该能制止血案发生。”刘晓原说。对于公安机关认定,拆迁人员涉嫌寻衅滋事犯罪,范木根涉嫌故意伤害罪,刘晓原分析:“在拆迁人员寻衅滋事,以电棍殴打范木根(头部打破)、范妻顾盘珍(右手骨头打断)、范儿范永海(头部打破)的情形之下,他愤怒地拔刀刺向对方,应属于正当防卫。”

这起血案发生后,范木根的一份遗书在网上扩散开来,遗书的落款时间为2013年11月5日。刘晓原表示,范木根证实遗书是他躲在北京期间写的。范木根在遗书中说,其一家人安全因拆迁遭黑社会威胁,造成一家人不敢回家。

昨天,动迁办(通安镇房屋补偿安置办)工作人员拒绝接受采访,并否认死者柳某和胡某是该单位的人。动迁办楼上的一家开发公司亦否认有这两名职员。据警方通报,该公司为某拆迁安置有限公司,记者查询该公司全称并试图联系死者家属,并无结果。


汪子钰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