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斩妖台

真诚、友善 、和谐、正直、山清水秀、柳暗花明

 
 
 

日志

 
 

冀文林二姐:早知这样不如当初让他种地不去当官--------不是早知道这样不让他去当官、而是风光的时候忘了会有今天!都不当官谁当官?祖坟冒青烟的时候你们可是乐呵呵、现在后悔晚矣!!  

2014-07-04 08:2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冀文林二姐:早知这样不如当初让他种地不去当官

冀文林(三排右一)走出凉城前的同学合影,此后同学们与他再无联系。

冀文林二姐:早知这样不如当初让他种地不去当官

2月26日,二姐冀翠云回到曾和冀文林一起长大的土窑前,回想起当年自己为培养弟弟做出的牺牲,而今冀文林却变成了贪官,不禁掩面痛哭。摄影/本报记者李晨。

冀文林二姐:早知这样不如当初让他种地不去当官
成为高级领导后的冀文林。供图/CFP

原标题:落马副省长冀文林的变质人生

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严重违纪违法,已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根据中纪委的通报,冀文林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索取巨额贿赂;与他人通奸。

冀文林的履历显示,36岁官至副厅,47岁升至副省,可谓顺风顺水。不过从这名副省长出身贫寒的家庭角度看,在他步入仕途前,汲取了这个农村家庭几乎全部的资源,最后却倒在了官场高处。事后他的二姐曾追悔莫及,“早知道他这样,不如当初让他在家种地。凭他的脑子在家种地也能过上好好的日子,为啥非当官呢?”

当年冀文林的父亲也曾担心他无法抵御外界的诱惑,曾一再提醒做官一定要“廉”。现在看,冀在父亲临终前满口答应的誓言不过是种敷衍。此时的冀文林早已深陷腐败的泥潭中无法自拔。在老父去世的4个半月后,冀文林案发。正是栽在了曾最让老人担心的金钱、美色的诱惑面前。

落马

曾有几年,内蒙古凉城永兴镇的庄户人有件乐事:晚7点的新闻联播开始后,他们会守在电视机前,等待着领导身后一位戴着眼镜的年轻官员出现在画面里。这时常会有大人提点自己的孩子:“看,这就是咱永兴走出去的冀文林。你们要好好学习,将来也能上电视。”

然而从2014年年初开始,另一种声音开始在县城里不胫而走。当地不会再有人像这样教育自己的子女。乐事渐成了丑事。

冀文林的家人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今年大年初一。在二姐冀翠云看来,冀文林依然面容憔悴,和过去六七年来见到他时的脸色一样。大年初二冀文林吃过早饭匆匆离去。17天后的2月18日傍晚,二姐夫喂牛后回屋,在央视新闻频道下方滚动栏的消息里看到了“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一行字。“文林出事了。”二姐夫告诉身旁不识字的冀翠云。

这是马年首个“落马”的省部级高官。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冀文林与多名落马官员多有交集,冀文林也是这个贪腐集团中的一环。

2月24日下午,凉城县某小区一处两居室单元房里,冀文林的母亲刚刚精神十足地外出遛弯归来,她对儿子的事并不知情。客厅墙上挂着一张拍摄于2013年5月的全家福,照片里儿孙们围簇着的冀父当时已身患癌症,并于五个月后因病离世。

冀文林步入仕途后,随着官位的不断攀升,与家人的联系越来越少。父母也怕因为自己的想念影响了儿子工作,从不敢主动和他联系。在冀赴任海南后,冀母了解儿子的唯一途径变为天天守着调到海南台的电视前等着冀文林出现。在冀双规后,家人掐断了电视线,不敢让80岁的老母再经受另一起变故的打击。

“不知道能这样瞒到个什么时候。早知道这样,当年不如在家老老实实做个庄户人。”说罢,二姐冀翠云哽咽失声。

出身

凉城县向西23公里是古镇永兴。冀文林出生在距离镇上1公里的西驼厂村。当地人把砖砌的屋叫做房,而土坯垒成的屋舍只能叫做“土窑”。日后官至副省长的冀文林,就是在一个三间土窑构成的屋舍里长大。冀文林的父母都是农民,而且“大大(父亲)亲兄弟四个”、“姥姥家的舅舅、姨姨”也都是农民。最早父母手里只有2亩2分地,靠种玉米和土豆养活一家人。

冀文林1966年7月出生,上有两姐姐和一个哥哥,下有一个弟弟,在家中行四。孩提时代的冀文林,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脑袋好使唤”。在邻村发小赵永中眼里,冀文林小时候很“滑头”。“小的时候,如果他跟别人发生啥矛盾,他很快就能摆平,把关系处理好。”

在粮食短缺、忍饥挨饿的困难年代,“滑头”的本事曾派上过用场。二姐回忆,一次冀文林趁三弟贪玩,偷偷把弟弟的土豆塞进了自己嘴里,事情败露后他又给弟弟吐出来说:“二哥哄你玩呢。”

那时老家的人没有想到,机灵圆滑、会处关系,这些素质后来被冀文林一路带进了官场,并用在了“秘书”的工作岗位上。

牺牲

到了学龄,大哥冀文俊和冀文林兄弟俩成了父亲重点培养的对象。据家人回忆,冀文林慢慢开始对“学文”产生了浓厚兴趣。兄弟俩常常四处去借文学名著来读,据称《茶花女》、《红与黑》、《基督山伯爵》、《战争与和平》都在冀文林的书单中。书借来后冀文林还常常废寝忘食,为了不打扰在一张大炕上睡着的其余六口人,他就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看。由于文学底子好,中学时代的冀文林甚至还曾被班主任夸为“现代小鲁迅”。

“脑袋好使唤”加上勤奋,让冀文林在高考中取得了近490分,名列全县第三。填报志愿时,全家因为没有一个识文断字的人能拿主意,最终冀文林自己决定了命运——去当时的武汉地质学院,原因是觉得这个“毕业出来进矿上,能多挣钱养家”。

在大学时代,供冀文林读书的重担依然压得冀家喘不过气来:两个姐姐放弃学业和父母在生产队挣工分养家,到了出嫁年龄也不敢出嫁,为的就是在家劳作,供弟弟们上学。冀文林去武汉前,家里的各路亲友都或多或少送来了粮票,作为对这个“缺粮户”的最大支援;大姐二姐还给做了几双鞋,塞进了二弟弟的行囊;为了置办一身像样的衣服,冀文林自己也跑去“北山”上和舅舅一起刨药材卖钱。

这之后,全家依然在打着供大学生读书这场消耗战。据大哥冀文俊回忆,每学年开学之前的两个月,冀父就开始主动四处帮别人家干活,目的是先在这些人家做个人情。“然后,我父亲这么要面子的人,就得这家借20,那家借30,给我弟弟凑学费。”大哥现在想起来还感慨颇深。在他印象中,父亲总是一副“劳动得很乏”的样子,而且冬天只有一条单裤的他,必须要不停地活动起来干活,才能给自己保暖。

三弟冀文生(音)也因为两个哥哥外出读书而做出了牺牲。当年的他已拿到了高中录取通知书,但因家中财力已严重亏空,又赶上父亲得了脑血栓,冀文生选择了外出打工挣钱,成了烧白灰的工人。

王超 本文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作者:薛雷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