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斩妖台

真诚、友善 、和谐、正直、山清水秀、柳暗花明

 
 
 

日志

 
 

越狱犯高玉伦落网:到亲戚家讨食被捆——自寻死路、还不如自杀、进去又是皮肉之苦!何苦呢?悲哀!!闹剧、笑话!!  

2014-09-12 18:3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狱犯高玉伦落网:到亲戚家讨食被捆——自寻死路、还不如自杀、进去又是皮肉之苦!何苦呢?悲哀!!闹剧、笑话!! - 快乐一生杰 - 斩妖台
1/33

9月11日下午17时许,黑龙江哈尔滨,延寿县看守所“9.2”脱逃案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高玉伦在延寿县青川乡被公安机关抓获。

新京报讯 公安部刑侦局证实,昨日17时左右,在延寿县青川乡,“9·2”脱逃案件最后一名逃犯高玉伦被抓获。

9月2日4时40分许,黑龙江延寿县看守所三名在押人员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杀死一名民警后脱逃。其中高玉伦系被判死刑待复核,其他两人均身负重罪指控尚未判决。脱逃事件后,3名逃犯被公安部列为A级逃犯,悬赏金额为每人15万元。哈尔滨市公安局1.5万名警力全警参战,并出动警用直升机。

昨日,高玉伦是在合福村西王家屯其亲属涂建国(化名)家讨食时,被涂举报并抓获的。有当地村民称,高玉伦被捕后,被问及他这些天都待在哪里,他指了指身后西北面的大山,说“上边”。

其随后被押至看守所。哈尔滨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任锐忱等在看守所对高玉伦进行了简短的审讯。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此前的9月3日20时15分许,李海伟被参与搜捕的村民和民警在玉山村黄家屯擒获;9月4日零时50分许,王大民在延寿县青川乡新胜村被擒获。

“9·2”脱逃案件后,延寿县公安局分管监所工作的副局长、看守所所长、当日值班副所长和民警被停止职务,接受调查。最高检监所检察厅也已派人赶赴现场指导调查。延寿县看守所所长张阁群、副所长范德延(当日带班所长)严重违反公安部制发的《看守所执法细则》,失职失责,致使1名干警被害,3名在押人员脱逃,造成严重后果。2人行为分别涉嫌滥用职权罪和玩忽职守罪,哈尔滨市检察院依法决定对2人立案侦查。!

现场

围捕高玉伦

逃亡9天后,高玉伦落网了。

据其被捕地点青川乡西王家屯的多位目击者描述,与通缉令照片相比,双手被铐的高玉伦已瘦成了“画片儿”,他身着绿色短袖、灰色裤子,衣衫凌乱,显得格外潦倒。

在警方公布的9月2日看守所监控录像中,高玉伦用胳膊勒死了管教段宝仁。

“脱了相瘦成画片儿”

王家屯距延寿县看守所直线距离约有30多公里,高玉伦未走大路,多在玉米地或小道穿行

9月11日近17时,听到屋外有众多车辆驶过的声音,王蕾(化名)冲着院子里的丈夫叫了一声:“该不会他被抓住了吧?”

“他”,是指高玉伦。

王蕾印象里,这位曾来过王家屯两次的男人身材壮实,他侄女高宜(化名)几年前嫁到了王家屯,成了王蕾的邻居。

王蕾出屋查看,发现6个警察架着一个男人从高宜家走了出来,仔细辨认后她确认:真的是高玉伦。

“脱了相,瘦成了画片儿。”王蕾说。

高玉伦双手戴着手铐,身上原本是绿色的半截短袖,在王蕾看来几乎成了灰色,还有灰了吧唧的裤子,头发胡子都超过了通缉令上的长度,精神萎靡。

据高玉伦的妹妹讲,高玉伦是在昨日16时到达王家屯的。这里距延寿县看守所的直线距离约有30多公里,而高玉伦未走大路,多在玉米地或小道穿行,9天后步行至此。

多位村民称,高宜素来与这位二大爷亲厚,而高玉伦对她也是格外照顾,“当女儿一样看待。”

高玉伦的母亲冯桂兰称,高宜出嫁后还常带着丈夫涂建国(化名)来看望二大爷,三人喝酒聊天气氛融洽。高玉伦妻子自杀后,高宜还前往万宝村照料他的饮食起居,为他拆洗被褥和衣物。

在高家人及多位村民看来,高玉伦来此,也是希望能见见这位亲人。

亲家报警 侄女哭倒

涂建国说,从高玉伦进屋到被绑,全过程就10来分钟,家人也并未准备饭菜或和高一起吃饭喝酒

第一眼见到蹿进屋的男人时,涂建国没认出他就是高玉伦,“瘦得都看不清楚了”;高宜则叫出声:“这不是我二大爷吗?”

当时涂家中午刚办完一场宴席,涂建国的弟弟涂建军(化名)已应征入伍,亲戚朋友前来祝贺。

有媒体描述,涂家随后给高做了顿饭,一起喝了酒,随后劝高去自首,但其并未应允。随后涂父报警,并和涂建军将高玉伦捆绑起来,等待公安机关前来。

涂建国否认了这一说法,他称高玉伦进屋后,自己进了西屋去陪伴刚生产一个月的妻子高宜,并不知道涂父和涂建军如何将高玉伦制服。他说,从高玉伦进屋到被绑,整个过程也就10来分钟,家人也并未准备饭菜,也并未和高玉伦一起吃饭喝酒。

18时左右,涂父对前来询问的延寿县官员说,称确系自己报警,当时和小儿子一起将高玉伦绑了起来。“绑起来时还挺紧张。”涂父说。

目击村民称,约17时左右,大量警力赶到现场,此时被绑的高玉伦还曾试图脚踹涂父,有反抗意向,侄女高宜看见当时情景,在一旁哭得十分伤心。

19时左右,涂家将院子落锁,谢绝一切采访,“人都抓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涂家人称。

但在村民看来,当时报警是最好的选择。高玉伦越狱后,涂家周围已被警方布控,以防高玉伦来寻亲。王家屯东西两头均安了摄像头,武警便衣在附近巡查,而涂家位于王家屯最西头,正在监控范围内。

有村民称,高玉伦被捕后,曾在村东头接受采访,被问及他这些天都待在哪里,他指了指身后西北面的大山,说“上边”。!

小卖部留钱成线索

警方对比了现场遗留的指纹,确认6日晚小卖部被盗系高玉伦所为,警方据此在王家屯附近布控

有媒体报道,9月6日晚,高玉伦曾潜入青川乡合福村唐家屯的一小卖部,喝了两瓶饮料和半瓶啤酒,带走七袋月饼、两大袋饼干、十余瓶小瓶白酒、两包香烟,带走一床薄被和一件棉袄。出人意料的是,走时高玉伦还在桌上留了121元钱。

9月10日,小卖部店主和高家人证实,警方对比了现场遗留的指纹,确认是高玉伦本人所为。警方称,这一线索也是在王家屯附近布控的依据,而王家屯紧邻唐家屯。

事发小卖部店主王浩对记者说,他与高玉伦年纪相仿,此前就互相认识,高还曾前来小卖部买过香烟。

据王浩的女儿称,9月6日晚,听闻高玉伦杀人逃窜的消息,原本每天在小卖部守夜的王浩有些害怕,选择了回家住。

约凌晨4点多,有村民告知他小卖部门开了,他慌忙赶到现场,发现屋里有些凌乱,有被翻动的痕迹,柜台上摆着一沓钱。他清点后,发现少了月饼、白酒等食品,放在炕上的一床旧被子和羽绒服也没了踪迹,柜子上则留下121元钱。

随后,王浩报警,警方前往查看,收集了现场指纹,并为小卖部安装了监控设备。

此后,高玉伦继续向西北方向逃窜,9月11日,在唐家屯附近的王家屯落网。

龚磊 本文来源:新京报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