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斩妖台

真诚、友善 、和谐、正直、山清水秀、柳暗花明

 
 
 

日志

 
 

揭海外追逃细节:女嫌犯有钱不敢花总吃大白菜——吃白菜也便宜这个狗官贪污犯了、就该让他们吃粪便!!  

2014-10-20 18:1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27日,一名女性犯罪嫌疑人从泰国被行动组押解回国。
9月27日,一名女性犯罪嫌疑人从泰国被行动组押解回国。

行动组在泰国清迈将张某夫妇抓获,并在其租住的公寓内起获大量的现金、首饰及名牌包。

行动组在泰国清迈将张某夫妇抓获,并在其租住的公寓内起获大量的现金、首饰及名牌包。

经济犯罪嫌疑人黄某从泰国被押解回国。
经济犯罪嫌疑人黄某从泰国被押解回国。

公安部于今年7月启动的“猎狐2014”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专项行动,截至目前已经抓获100余人。在成功追逃的背后,中国警方如何进行境外抓捕、如何押解?携巨款外逃人员国外的生活如何等一系列问题都鲜为人知。近日,公安部“猎狐2014”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经侦局副局长刘冬等行动人员接受了京华时报微博)记者采访,揭秘“猎狐”。

武斗

联合当地警方武力缉捕

刘冬告诉记者,在境外缉捕嫌犯要依靠当地执法部门的配合。一般是由他们抓人,然后移交给中国警方。行动组提供情报,协商制定缉捕方案。有时候也会与当地执法人员一起参与缉捕行动。

据统计,在已经押解回国的外逃嫌犯中,缉捕抓获的占到了60%。虽然境外缉捕困难很多,但截至目前派出的近40个行动组都有收获,无一失手。

案例

1

步行3天排查逃亡夫妇

王光是从河北借调到猎狐行动组的,今年8月份,他和同事奉命到泰国缉捕外逃的张某一家3口。张某夫妇俩约50岁,女儿今年27岁。张某和妻子何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涉案金额高达8.6亿元;他们的女儿将一套房子卖给13家,涉嫌合同诈骗犯罪,涉案金额1000多万元。

今年3月份,一家三口携带数百万现金逃到澳门,试图搏一把,赢了就回去还钱。但最终却是输个精光。3人随即逃到泰国。一家人在清迈租了一套公寓,买了一辆二手车。女儿则在曼谷一家学校学泰语。

8月29日,王光等人赶到泰国时,掌握的情况少得可怜,只知道这对夫妇租住在清迈大学附近。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两人,几同大海捞针。

王光和同事以及泰国两名警察,拿着嫌犯的照片在方圆两公里的范围内排查。清迈当地马路狭窄,4个人只能步行在炎热的清迈街头,对可能藏匿的地点逐一排查。连续排查了3天,毫无线索。第三天的下午,4个人碰头商量,决定兵分两路,一组排查当地的夜市,另一组去当地两个仅有的高档商场。当天晚上7点半,在其中一个高档商场,这对来吃饭的夫妇被当场抓获。在这对夫妇租住的公寓内,行动组起获大量的现金、首饰及十几个名牌包,铺满了整整一床。这对夫妇说,他们以为清迈的中国人多,警方很难找到他们,没想这么快就被抓了。

随后,行动组带着张某夫妇来到曼谷寻找他们的女儿。在学校里扑空后,警方直奔其女儿租住的公寓。泰国警察进公寓查看。10分钟后,何某突然拍着车窗大哭,王光往窗外一看,发现一名中国女孩走进公寓。他立即跑下车跟了上去,并喊女孩的名字,女孩答应了一声,一家三口至此全部落网。

案例

2

埃博拉疫区设计抓嫌犯

1985年出生的钱松(化名),2009年从中国刑警学院毕业后在山东某市的公安局经侦支队工作,是行动组中比较年轻的一位。

今年8月在接到要去尼日利亚执行缉捕任务时,钱松的心突地一沉。尼日利亚地处西非,正是埃博拉肆虐的国家之一。“要说一点儿不担心是撒谎。”钱松说,但担心只是一闪即过,并没有影响执行任务,只是他没敢告诉家里人

钱松等人8月30日来到尼日利亚,这次缉捕的外逃嫌犯是青岛一名涉嫌集资诈骗的犯罪嫌疑人李清,身高约有1米9,当过兵,练过田径。李清的老婆因为涉案被判无期,李清本人深知案子的严重性,2006年逃到尼日利亚,防范意识很强。钱松来到尼日利亚发现,大街上很多人都戴着口罩行色匆匆,当地笼罩在埃博拉病毒的恐怖之中。而对于行动组来说,在完成缉捕任务的同时,不但要面对埃博拉、疟疾等疾病的威胁,还要时刻提防无处不在的武装抢劫。由于尼日利亚枪支泛滥,大街上经常有人拎着自动步枪招摇过市,随时可能遭遇抢劫。

行动组在当地租了一辆车,车窗全用窗纱围起来,不让人看见车内情况。钱松说,一次在路口等红灯时,有人拿着一把自动步枪将前面的一辆车窗敲开,让他们吃惊不小,所幸持枪者并没有过来骚扰他们,行动组迅速驱车离去。

李清租住的是一个高档公寓,要进公寓必须经过两道门,均有持枪保安站岗。外人若想进入公寓,保安都会盘问找谁,并会通知事主。即使是警察执行公务,保安也要事先通知事主。而李清还在公寓周围设置了一圈铁丝网,网外面是一堵低矮的围墙,翻过去就是车水马龙的大街。一旦打草惊蛇,李清将会很快逃到马路上,导致缉捕失败。

行动组与当地移民局警察决定另辟蹊径。据调查,李清在当地雇了一些人做装修生意。当地警方以当地普通人的身份联系上李清,声称要做装修,双方约好到钱松所住的酒店谈生意。李清兴冲冲地开着车驶进了酒店院子,在酒店服务员拉开车门的一瞬间,3名便衣警察扑上去,将李清按在座椅上。

文斗

四成嫌犯被劝返回国自首

据统计,有40%的嫌犯是行动组或其他执法部门劝返回国自首的。行动组成员告诉记者,缉捕都是“以我为主”,行动组可以从自身出发制定和实施缉捕方案;但劝返则要考虑对方的感受,只要嫌犯提出的要求合乎法律、合乎政策,要尽量满足。

谈判3轮嫌犯才同意见面

苏东是福建泉州人,1999年,因涉嫌合同诈骗罪逃往菲律宾。办理此案的是上海市公安机关,办案人员通过苏东的一个远房亲戚,传达希望苏东回国自首的愿望。但苏一直没有明确答复是否愿意面谈。行动组成员武文(化名)告诉记者,苏东的案子比较特殊,警方希望将其劝返,给其他在菲律宾的嫌犯一个正面示范。

今年9月21日,行动组赶往菲律宾。行动组先联系上苏东的一个远房侄子,向苏东转达了警方的意图。武文告诉记者,劝返总结起来就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挟之以威”。具体到苏东案,由于苏东的亲属都在菲律宾,国内已经没有直系亲属,“动之以情”很难。所以要告知只要回来配合调查,就能获得减轻、从轻的机会。办案单位会考虑其实际情况,按正常的法律程序办案。如果他不回来,将会一直受到通缉。

第一轮谈判后,苏东没有露面。第二轮谈判出面的是苏氏宗亲会的一个副会长,比他的远房侄子近一步。但副会长担心在谈的时候苏东被抓,因此只是把意思转达给了苏父。

第三轮谈判面对的是苏的父亲。一见面苏父就明确表态,苏东近期不会回国。武文等人耐心劝说:“这是苏东一个说明情况的好机会,既然能说清楚,为何非要背一辈子嫌犯的名声?不应该放过证明清白的机会。”行动组还从法律上说明苏回国的种种利好。

第二天早上,苏东传过话来,答应本人见面谈。为了减轻苏东的心理负担,最后一次谈判行动组只去了两个人,都是上海的办案人员。这一次,苏东终于答应回国自首。

武文告诉记者,劝返时,行动组也会有分工,一个阐述回国的好处,一个说不回国的坏处。能答应见面的嫌犯,其实在国内已经通过亲属或朋友谈得差不多了,所以一般不会出现反悔的情况。而且这些嫌犯心里也明白,既然联系到他本人,要想缉捕肯定也跑不了,所以也愿意回国自首。

押解

距离追逃成功仅一步之遥

缉捕外逃嫌犯之后,押解回国也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刘冬表示,不同的国家协作方式不一样,不同的个案也不一样,有的通过法庭,有的通过行政形式,具体形式有法院或行政程序的正式司法引渡、遣返等。

netease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